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我们

职工免费咨询热线
022-23466069

返回顶部
为您主要提供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合同律师,天津劳动争议律师,天津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仲裁律师等相关的展示和信息更新,欢迎您的收藏。
职工免费咨询热线
13021339446
新闻中心
新闻详情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律师动态>新闻资讯>天津劳动仲裁律师: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用人单位也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用人单位也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来源:http://www.tjldf.com/news_article?news_id=206发布时间:2022-04-18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用人单位也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裁判要旨: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用人单位不得依照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但可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
案情简介:
付某于1992年10月22日入职天津某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处,双方签订劳动合同。
2008年3月,双方签订了期限自2008年4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付某在制造部岗位上工作。
2020年9月30日,付某经天津市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职业性刺激性接触性皮炎。
2020年10月20日,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付某收到的上述伤害认定为工伤。

2020年10月23日,公司作出停工留薪期确定通知书,确认付某的停工留薪期为2020年9月23日至2020年10月22日。停工留薪期确定通知书另载明,停工留薪期满需要延长的,应在期满前10个工作日内,向用人单位提出书面申请,并提交工伤保险协议医疗机构出具的诊断证明,用人单位同意后,可以延长停工留薪期。工伤职工未在规定时间向用人单位提出书面申请的,停工留薪期到期终止。

<a href=http://www.tjldf.com/news_article?news_id=206>天津劳动仲裁律师</a>

2020年10月27日,公司将停工留薪期确定通知书送交付某,付某在签收表中签字确认
2020年11月3日,公司作出复工通知书,载明:“付某:你停工留薪期已于2020年10月22日到期,公司也已于2020年10月27日告知你需要立即复工,但是解除本通知书发出之日,你既未按公司要求复工,也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基于上述情况,公司向你通知如下:1、请你立即到公司复工上班,如果你不能在原岗位复工,公司将对你另行安排岗位;2、如果你因身体原因仍不能复工上班的,请你于2020年11月6日前,来公司补办自2020年10月23日起的病假手续,否则,对于你2020年10月23日至26日的缺勤,公司将按照事假处理,对于你2020年10月27日起的缺勤,公司将按照旷工处理。届时,所有法律后果都由你个人承担。”
2020年11月10日,公司再次做出复工通知书,要求于2020年11月16日前补办病假手续,否则按旷工处理。公司以EMS特快专递形式,分别向付某发送上述两份复工通知书。
2020年11月17日,公司作出与付某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因付某2020年10月27日至2020年11月16日期间未到公司上班、也未履行请假手续,违反了公司相关的规章制度,公司依据《就业规则》第70.4款的规定解除与付某的劳动合同。
2020年11月17日,公司作出工会意见征求函,同日工会复函:同意公司按照规章制度执行。付某停工留薪期满后,公司未为付某作职业健康检查。
2021年3月10日,付某向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305008.71元(1992年10月22日-2020年11月17日)。
同日,该委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
付某不服,诉至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下称“一审法院”)。
后双方又诉争至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下称“二审法院”)。
庭审中,付某称,公司未对其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付某主张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用人单位不得依照本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本案公司虽未安排付某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但公司并非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与第四十一条规定情形为由,作出的与付某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公司已经向付某明确告知了停工留薪期满后,若延长停工留薪期,需要向单位提交书面申请;停工留薪期满后,如付某未能到岗应向公司履行请病假手续。付某未按公司要求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亦未按公司要求履行请病假手续,公司依规章制度作出与付某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上诉请求、事实理由与答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公司解除与付某的劳动关系是否系违法解除。本案中,公司虽未安排付某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但公司并非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与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为由解除与上诉人的劳动关系。因付某的停工留薪期已于2020年10月22日到期,公司亦向付某发出复工通知书要求付某复工或办理请假手续,但付某在收到复工通知书后,既未按公司要求复工,也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故公司据此依据公司规章制度解除与付某的劳动关系,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故付某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请,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相关标签:天津劳动仲裁律师
相关新闻RELATED NEWS
相关产品RELATED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