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我们

职工免费咨询热线
022-23466069

返回顶部
为您主要提供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合同律师,天津劳动争议律师,天津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仲裁律师等相关的展示和信息更新,欢迎您的收藏。
职工免费咨询热线
17702259415
新闻中心
新闻详情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律师动态>新闻资讯>天津劳动仲裁律师_解除劳动合同合理合法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_解除劳动合同合理合法

来源:http://www.tjldf.com/news_article?news_id=26发布时间:2021-01-08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讲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已尽合理告知义务,劳动者仍未返岗,用人单位以劳动者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合理合法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裁判要旨: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已尽到合理告知义务,劳动者仍未返岗工作,用人单位以劳动者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合理合法。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案情简介:
张某系天津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双方于2009年7月1日签订劳动合同,至2015年7月1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16年6月15日,因公司经营困难停产,安排张某放假,每月发放800元。
2019年8月6日,公司作出《返岗通知书》,内容为:“张某,公司经过司法重整已改制为混合所有制公司,现已全面复产,要求你于2019年8月9日返岗报到,未按规定日期到岗上班,考勤按旷工处理,连续旷工6个工作日属严重违纪。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及《公司劳动纪律管理规定》将与你解除劳动关系。”
同日,公司以邮政EMS形式将上述通知邮寄。
2019年8月10日,邮局查询显示为未妥投,备注为拒收。在信封处改退批条显示为收件人拒收,退回收寄局。
2019年8月12日,公司作出《旷工通知书》,当日公司以中国邮政EMS形式向张某邮寄上述通知,根据邮政查询显示为2019年8月14日显示未妥投,原因为查无此人。在退回邮件中载明,13日电话不接,家中无人。14日9:21分手机无人接听,10:19分无此人,退回收寄局,信封载明无此人。
2019年8月14日,公司将上述《旷工通知书》再次向张某邮寄,根据邮政查询显示为2019年8月15日投递结果显示为拒收,该信件后被退回公司收发室。
2019年8月16日,公司作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当日公司以中国邮政EMS形式向张某邮寄上述通知,根据邮政查询显示为2019年8月17日未妥投,备注为未联系上收件人。2019年8月21日未妥投,备注为收件人名址有误且无法联系收件人。
2019年8月29日,公司在天津日报刊登通知,内容为:“公司职工张某......,你八人未按规定时间返岗视为旷工,连续旷工超过6天属严重违纪,请于本通知见报3日内到厂办理相关手续,逾期不到按有关规定处理,特此通知。”
2019年10月10日,张某向天津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赔偿金43050元。
2019年11月13日,该委裁决支持了张某的请求。
公司不服,向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下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后双方又诉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审法院”)。
庭审中,公司提供微信截屏显示,其向“张某”的微信发送了返岗通知、拒收快递问题以及发送旷工通知书问题,该微信朋友圈的截屏中显示有张某本人照片。

张某称,其未收到通知,不知返岗,公司以此解除合同系违法解除。

<a href=http://www.tjldf.com/news_article?news_id=26>天津劳动仲裁律师</a>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裁判结果: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公司发送的返岗通知及解除劳动关系通知是否合法有效。本案中张某表示其已经变更了住所地,因此并非其本人拒收该通知书,也从未接到任何电话。但是公司邮寄的地址为张某入职时本人在合同书上填写的地址,且在公司在工会联系电话亦为其本人电话,张某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变更住所地后已经告知了公司。根据庭审陈述张某的电话并未变更,且张某的户籍地仍由其父母居住,根据EMS的网络查询显示在公司的邮件投递过程中存在拒收的情况,而根据通常EMS的投递规则投递员本人不在指定地点会进行电话联系,如长期无人接听且地址有误的,会标注查无此人或迁移新址不明,结合该地点张某的父母尚在居住且张某电话并未变更的情形下,EMS显示拒收的原因不排除张某或其父母不签收的情况。
同时张某对于微信号码的使用情况解释为前期与朋友共用,后2018年后张某本人已不再使用。但该微信朋友圈截图显示在10月仍有发送含有张某视频的情况,同时根据张某提供的微信截图亦可显示张某在2019年5月至9月期间与该微信亦有联系,可见该微信截止公司发送返岗通知及解除后果的通知时该微信仍有处于有人使用的状态,且使用人亦与张某存在联系,故张某对公司的返岗通知及解除事宜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不具备合理性。因此公司在其所知的张某现有联系方式内已尽到合理告知义务,现张某仍未按规定进行返岗,公司解除与张某的劳动关系并未违反法律规定,故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
天津劳动仲裁律师二审法院认为,张某与公司原系劳动关系,双方签有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6年6月公司因经营困难安排张某放假。2019年8月6日,公司向张某发出《返岗通知书》,通知其返岗,邮寄地址为张某在劳动合同及工会登记表中填写的地址及电话,后邮件被拒收退回。因张某未返岗,公司又于2019年8月12日、8月14日再次向张某邮寄《旷工通知书》,均被退回。且公司提供的微信截屏亦显示公司已通过微信形式向张某发送了返岗通知、旷工通知书及拒收快递问题。因张某未按照要求返岗工作,公司依据劳动合同法及公司规章制度与张某解除劳动关系并邮寄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以登报的形式进行了通知。现张某主张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对返岗及解除事宜不知情,但张某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成立,故公司解除与张某的劳动关系并未违反法律规定。
相关标签:天津劳动仲裁律师
相关新闻RELATED NEWS
相关产品RELATED 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