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扫一扫

扫一扫
关注我们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2-23466069

返回顶部
为您主要提供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合同律师,天津劳动争议律师,天津劳动法律师,天津劳动仲裁律师等相关的展示和信息更新,欢迎您的收藏。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7702259415
新闻中心
新闻详情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律师动态>新闻资讯>天津劳动纠纷律师

天津劳动纠纷律师

来源:http://www.tjldf.com/news_article?news_id=35发布时间:2021-01-21

天津劳动纠纷律师讲公司在疫情期间可以通过民主协商,暂缓发薪吗
裁判要旨:疫情期间,用人单位经过民主协商,而未正常发薪的,不属于未及时支足额支付劳动报酬。劳动者以此解除劳动合同的,不能主张经济补偿。
天津劳动纠纷律师说案情简介:
柴某于2009年9月1日入职天津某学园。双方最后一次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2018年8月1日至2020年7月31日。
2020年2月至2020年6月期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园未开园,2020年7月1日才正式复工。
2020年2月至5月期间,柴某居家按照教育局及单位工作群等要求进行了部分任务传达、文件转发等工作。
2020年4月12日,学园曾通过微信召开全体中层会议,研究应对疫情影响,无法正常发薪等事项,一致通过用现有资金为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的决定。
2020年2月至6月,学园为柴某代缴社保及公积金个人缴费的部分,每月金额456.22元。
2020年7月13日后,柴某未再实际出勤。
2020年7月14日,柴某向学园发微信称,因拖欠工资提出辞职。
其后,柴某向天津市红桥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学园支付其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2020年9月7日,该委裁决学园支付柴某经济补偿金46119.37元。
学园不服,诉至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
庭审中,学园称,由于疫情爆发,上级主管单位教育局通知不能开园,导致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经营出现严重困难。于是,其与全体员工协商自3月开始不能按照正常上班发放工资,先发放部分工资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包括柴某在内的全体员工均表示同意和理解,愿意与学圆共度难关。且疫情期间柴某并未提供正常劳动,学园仅需支付生活费,在正式开园后已经根据规定补发完全。后来,柴某因怕幼儿园安全问题追责个人,向执行园长提出辞职,并非因拖欠工资提出辞职,而且学园也并非故意、恶意地拖欠工资,因此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同时,学园提交会议记录及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柴某参加了2020年4月12日的会议。

柴某辩称,学园在与我方就劳动合同更改及变更未签署任何补充协议和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自2020年3月学园没有足额发放工资,4月起至今一直没有发放工资。疫情发生后至5月中旬,学园依照天津市教委停课不停学,学习不延期的工作要求开展工作期间。柴某一直按照教育局和学园的工作要求及工作安排进行工作,通过居家办公、现场办公,园所内值班的工作方式进行工作。根据《关于妥善处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第四项,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企业应当按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企业安排劳动者工作,经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劳动合同,调整其工资标准,但不得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对方应按时足额支付2020年3月至7月10日的工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天津劳动纠纷律师

天津劳动纠纷律师说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本案双方之间劳动关系的处理应当根据法律及疫情防控期间的相关政策规定。用人单位因受疫情影响发生的困难,可依法与劳动者协商解决。根据双方陈述,结合学园提交会议记录及证人证言等证据能够证明柴某参加了2020年4月12日的会议,同意会议决定。柴某否认曾经参会,与事实不符。学园在2020年2月至6月期间缴纳员工的社保及公积金个人部分,但对于不正常发薪,经过民主协商,所以其未及时支足额支付工资或生活费并非无故欠薪。疫情期间,学园经会议作出了决定,已经落实执行。柴某主张其于2020年7月14日提出辞职系由于用人单位欠付工资,不应支持。学园提出柴某离职并非因为欠薪,而是基于自辞,不应向柴某支付经济补偿金的意见,应予采纳。
相关标签:天津劳动纠纷律师
相关新闻RELATED NEWS
相关产品RELATED PRODUCT